网站首页 > 数码 正文

广西边防破获今年最大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

   2019-10-09 16:43:35 作者: 来源:大发5分PK10

人民网南宁3月29日电( 庞革平 石佰华)今年3月,广西公安边防总队在崇左破获一起特大运送他人偷越国境案,抓获涉案人员117名,其中涉嫌组织运送“洋黑工”的人员9名,非法入境外国人108名,查扣涉案车辆5辆,捣毁偷渡人员转移窝点1处。3月29日,随着首要涉嫌组织运送者潘某落网并被警方依法刑拘,一条跨越中越两国、跨越桂粤两省组织“洋黑工”非法入境务工的产业利益链浮出水面。

上百名越南劳工,经人组织偷越国境去打工

早在2月29日,广西公安边防总队接到线报称,有一名越南籍女子正在越南太原一带组织大量外国人偷渡进入中国,并运送到中国的广东、福建沿海方向非法务工。调查核实后,广西公安边防总队决定派出侦查员秘密侦查,摸清该团伙偷渡路线和相关情况。

3月2日,一批外国非法劳工抵达中国边境,通过面包车从广西崇左市凭祥上石镇板旺村的廖行便道陆续入境。按照运送计划,他们先乘车从凭祥到崇左中转,再乘大巴去广东务工。当晚9时许,专案组在崇左市罗白收费站“收网”,从一辆广东牌照的金黄色大巴车上,查获非法入境外国人51名,其中男35名、女16名,广东籍司机两名。

经过突审得知,这条非法运输“洋黑工”路线的中转点,设在崇左市江州区罗白乡楠罗屯的一个废旧仓库。当晚边防警方再次行动,在该仓库一举查获等待乘车的非法入境外国人57名,其中男35名、女22名,同时抓获4名广西籍涉嫌组织运送者;3月6日,另一名涉嫌组织运送者在南宁市火车站被抓获。

由于涉嫌偷运的“洋黑工”数量大,民警判断,单凭在广西几个嫌疑人难以掌控局面,他们在广东一定还有上家。经过缜密侦查,警方很快查清上家潘某和陈某,广东江门市人,是负责对接工厂的。什么时候要“洋黑工”,要多少“洋黑工”全由他们电话遥控。专案组立即从凭祥赶往广东,可狡猾的潘某因害怕被警方找到早早地躲藏了起来。

通过侦查得知,潘某隐匿在广东老家阳江(户籍在江门)的一个村,3月25日,就在潘某出村到广州某宾馆808房开房,邀请朋友过来打麻将消遣时被专案组抓获,其马仔陈某也在随后被抓获。

企业用工荒,催生洋黑工产业链

经审讯查明,一条有组织、有分工的偷运“洋黑工”入境务工的产业利益链被揭开:上家潘某负责给厂家寻找“洋黑工”,并从厂家那里得到回扣。下家林某从潘某那里抽取每人10元不等的中介费和食宿费,负责寻找“洋黑工”,在崇左某仓库集合非法入境人员和提供食宿,还有组织面包车将人运送到高速公路远离边防检查站的地方等候。

林某的崇左同乡王某、闭某、潘某则负责驾驶面包车,搭载抵达边境的偷渡人员到崇左废弃仓库。随后由潘某的马仔陈某派大巴车接送“洋黑工”去广东、福建等地。为了保证路上不被警方查获,林某还会安排人在收费站和高速服务区等地放风,遇到警方检查就让人都下车,躲在路边的小树林去。

而想要到中国打工的非法入境人员,只需要交给潘某的马仔陈某600到1000多元不等的人民币,就能到他们想到的厂家进行打工。潘某收到钱后,除了支付给下家和请车费,剩下都是他的违法所得。截止3月30日,9名涉嫌组织运送“洋黑工”的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被抓获的非法入境外国人,也被关押在凭祥拘留所接受审查。

据办案人员介绍,潘某常年跑客运,经常跟调度车到靖西、崇左等地拉客去广东,发现有很多广东工厂由于用工荒长期在招工,就让林某在崇左帮他物色工人。很多中国人不愿意去那些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企业打工,很难招到正规的工人。但一些到崇左边境务工的外国人却非常愿意去广东,他们肯吃苦、容易管理,逐渐被企业接纳。

跨越国境数百公里,艰难跋涉只为“月薪三千”

据了解,广西公安边防总队已不是第一次截获上百号人的非法入境务工团。在每年春节过后、其他节日及农忙砍甘蔗时,都会有外国人走边境便道进来。他们为何要跨越国境来非法务工?没有正规通关手续,他们一路经历了什么?

3月27日,记者来到崇左市边防支队凭祥拘留所,这里羁押着此次因涉嫌非法入境,被拘留审查的外籍偷渡者。他们中既有已过不惑之年的中壮年,也有穿着时尚的90后。他们有男有女,互不认识,但不惜冒着偷越国境的风险来打工目的是一致的:中国工资高,是他们心中的天堂,来这里打工可以挣到钱。

今年40岁的大发5分PK10陆林兴说,他家在越南太原省同辉县江桥村(音),靠种稻谷抚养三个孩子,大发5分PK10比较困难。他这次来中国务工,打算“一年赚到万把块钱就回去,买头牛耕作”。因为听从中国打工回来的人说,到中国广东一带生产瓷砖能得到月薪三千多元人民币,而在本国同样工种只有一千多,对他是个赚钱的诱惑。

其实,在越南有正规的务工中介,但对学历有较高要求。陆林兴只读过小学,不符合用工条件。他第一次出国,也不知道该办什么手续。他在越南给了村里一名从中国嫁过来的中年妇女700元,对方称不用办任何手续,包送他到中国的工厂里打工。

但到达“天堂”的道路却是曲折的——陆林兴中途被转了6次车:先从家乡坐4小时到越南谅山省,再从谅山坐了6小时到凭祥边境,中途换了一次车,到达凭祥边境走便道进来,又换了3次车面包车、大巴车,才到崇左的废弃仓库中转站。

陆林兴说,收钱的人有告诉她,途中需要转很多次车。他还被要求,到广东的工厂后不能外出,白天统一到工厂上班,下班就得统一回住处,因为他没有合法证件。他没有担心过这趟异国务工之路的风险,但现在他后悔了,“其实办证不花什么钱,我该办好证再来的”。

22岁的外籍人阮文强也是第一次离家。他家在离越南首都河内100多公里的农村,从河内到中国边境又要100多公里。但春节过后,他决定跟同村人一起乘车来中国打工。他交了1000元给“中介”打算去福建,他的目标很现实:“赚钱回家把房子盖起来。”但3月2日在途中被中国边防警察查获后,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回家。

偷越国境案件上升,边境加大封控力度

据广西公安边防总队统计,截至今年3月上旬共查获非法入境外国人2340人,同比上升13%;接收各地公安机关移交930人,遣返出境2889人;查破组织运送、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34起,其中刑事案件5起、治安案件29起;抓获组织运送者59名,同比分别上升70%、145%。

广西公安边防总队表示,外国人非法入境务工,由于我国相关部门没有登记,发生案件或纠纷之后无法追查对方身份信息,存在极大的管理难题和治安隐患。甚至他们有的留下与当地人恋爱生子,也无法获得合法手续。出问题还容易上升到国际外交事件,给我国的治安管理带来麻烦。

2014年1月,东兴市人民法院审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件,3名非法入境外籍务工人员因怀疑工头克扣工资,交涉无果,遂持刀将工头砍成重伤,最终3人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至3年6个月不等。

法院分析认为,“洋黑工”的存在,虽然一定程度满足了企业用工需求,但由于他们缺乏合法手续,与用工方无合同关系,仅凭熟人推荐等方式维系“雇佣关系”,其权利得不到法律保护,拖欠工资现象频频出现,因讨薪不成引发故意伤害案件也时有发生。

广西陆地边界长1020公里,海岸线长1642公里,边境管控任务繁重。广西公安边防总队介绍,为应对严峻的形势,目前已启动41个边境封控执勤点,派出21个边境反恐武装巡逻分队,所属13个二线边境检查站加大双向查缉力度,重要路段实施24小时封控,增设机动检查组20个,对所有通过的人员、车辆、物品进行检查,全力阻断不法分子进出边境管理区通道。


更多精彩:
深圳拓展 http://www.51sztz.com/index.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