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关注 正文

圆梦蓝旗:2013马疯窝俱乐部马友黑风河穿越之旅

   2019-08-13 18:17:58 作者: 来源:大发5分PK10
黑风河风景区黑风河风景区

  黑风河风景区位于正蓝旗上都镇东北四十华里外,沙漠、森林、河流在这里融为一体。天然的草原风光以“独好的”风景吸引着无数游人。

  马疯窝骑士运动俱乐部的马友们此次野骑的目的地便是黑风河,五天的草原穿越之旅,他们会有怎样的难忘经历?

  我想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个的梦,或大或小,或远或近,我一直用我的余生在圆着这些梦,或早或晚,或近或远。

  能够在陌生未知的环境下嗅着草原上风的味道,头顶骄阳骑着一匹双肋生翼的骏马,翻山越岭,穿树林趟草地,跨河沟涉溪水,或漫步,或驰骋,这是我其中的一个梦。

  现在我从草原回来了,那个梦也圆了,但是心却留在了那里,留在了那个让我曾经魂牵梦绕的地方。城市的繁忙没有丝毫消减我对那里的思念,五天来的一幕幕依然萦绕在我的心头。

  早上8点我们一行十余人带着我们心爱的马儿,我拖着水肿的膝盖和脚踝带着疼痛,揣着一颗忐忑的心,抛开城里的喧嚣,迎着前方的未知,向着多伦进发。接下来的5天里,将面对什么样的艰险和困难,能否顺利完成,对于我来说都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我相信自己,一定会坚持下来,为了那个梦。             

  车队行驶至大滩处,各路人马分头行动,办检疫证、采购杂物、给车加油,些许功夫便各自做鸟兽状不见踪影,我坐的给养车司机不知道具体路线,一路边电话寻路边狂追。当我们追上后面的一辆马车时候发现老谢同学的座驾小白被挤得一条后腿垂在车下,半个小pp卡在横栏下,情况那叫一个危急那叫一个惊险,稍有不慎小白就会大劈胯坠于车下,紧急时刻老兵一声大吼,货车司机大姐夫(听小龙这么喊他,管他啥辈分嘴甜一定不吃亏)狂按喇叭叫停前车后,大家一起下车重新规整马车。因拉马车设计不完善造成小马总是一条腿掉出车外,给养车为了看着马匹不出意外一直慢慢的尾随其后。

  让人心痛的旅程开始了,雨不急不缓的下着,车慢慢悠悠的开着,多伦路途遥远,颠簸又泥泞。小白一直努力地绷着腿挣扎着不被挤下车,无助的样子让我眼眶潮湿,强迫自己闭上眼睛逃避现实。可是身边的一声声惊呼又让你不得不面对,想那可怜的小马在车上备受挤压,待会下车还得被谢同学的大pp压迫。这一路景色也无心观看,只盼着早点到达集合地,让小白结束痛苦。终于在比头车晚到2个小时的情况下结束了痛苦的行程抵达多伦。

  饭菜虽然丰盛但无心享用,我的心已经飞向草原,匆忙填饱肚子,接着向多伦郊外无名地出发。傍晚时分当小白青肿着屁股姗姗然走下车来时,谢同学顿失颜色,心疼的要装车打道回府。后经过愚夫大哥用跑、哄、撵、跑等方式的望、闻、问、切诊断,证实小青只是皮外伤不耽误骑乘(经后几日的验证,果真如此,老将出马果真不是盖滴)。一片荒坡,一群马疯子,一匹匹精神抖擞的马儿,大队人马一字排开杀向宿营地——黑风河。

  草地,沼泽,浅滩,一路循着去年的足迹或走、或颠、偶尔一个小绷子,美哉乐乎。记得临走的时候一个曾经穿越过的前辈跟我说:此次路程虽说不上艰险但是基本是无路可行,陌生的环境下人和马都会兴奋,你拐着一条腿吃不上劲儿一定要注意安全。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我是谨记教诲紧紧拉着坐下小马战战兢兢的跟着大部队不敢造次。初次穿越的我贪婪的看着这一切,湛蓝的天空下零星的牛马悠闲的吃着草,清清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一队人马就在这画中缓缓穿行,恍惚中时间可以在这一刻静止。正陶醉其中,忽见前方出现一个大大的水泡子,一直静静的老马迷同学突然的兴奋了起来,叉开两条长腿冲着水泡子打马而去,边冲还边大声的吆喝着,隐约听到是如果不冲就过不去,就有落水的可能?

  我这颗一直淡定的心就这么被忽悠滴拎了起来,冲!管他三七二十一,五七六十四,七九八十一滴(都不准夸我啊,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跟着冲才是硬道理。一时间人喊马嘶,水花四溅,大家在那瞬间都抛开束缚,恢复了童真。有老马迷同学的这个开头大家一发不可收拾,草地上蹦,水泡子里蹦,沙地上蹦,反正我是不拉着了,因为我也拉不住,人兴奋,马儿更兴奋,就跟着尽情的疯跑吧,快乐的我追上窝头发自内心的深情款款滴对他说:感谢你窝头感谢你能带我这个菜鸟来穿越,来领略这草原的风采。回想起那时的开心现在的我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45度,至于途中我因接电话追尾了蓉蓉的马pp使膝盖情况更糟这等糗事都因那份快乐而忽略不计。

  天色渐晚,晚霞打在蓉蓉身上勾出淡淡的一抹金光,风轻拂起发丝,侧影下那白皙的面孔更加俊俏,勺姐的面纱总是不肯摘下让人无缘一睹黄昏美人的芳容,不过那足足的西部范儿让人知道巾帼必不让须眉,果爷估计也是骑美了俏丽的脸蛋神采飞扬,美目估计在墨镜后面顾盼流连,如此美人美景让夕阳黯然失色,让我看得呆了……

  有人说过大喜过后必会有磨难,虽不是乐极生悲但是也有几分惊险,一路狂奔过后马队渐渐分出前后队,老马迷带着老兵、老谢、阿科断后。天昏暗了下来,阿科骑马来报老兵带的新兵“安背”突发状况左前蹄拐了,现在行驶速度只能靠走,听罢来报二爷果断决定由他留在原地接应,窝头带领大队人马赶往宿营地安营扎寨起锅做饭。知道“安背”在马中还是个孩子,估计是驮着那百十多斤的肥坨不堪重负。为了在天黑前都能赶回营地,瘸人小鱼主动提出留下跟老兵换马,由此演绎出一场瘸人瘸马夜陷铁丝网阵,窝头愚夫前来救阵。

  同行的其他马友也表示,穿越前几乎其不认识小鱼儿,至于小黑板什么的更是不得而知,但当小鱼儿主动在天色渐黑时留下来等待远无踪影的后队,只为用纤瘦的优势替老兵骑拐了的安倍。

  这只是旅程中的一个小插曲,马疯窝的每一次穿越之旅都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而每一次我们得到的都是新的惊喜。


更多精彩: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http://www.bzckw.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