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时尚 正文

媒体揭央视离职潮:主持人压力大 有人做梦背词

   2019-12-03 04:55:03 作者: 来源:大发5分PK10

  央视著名足球评论员段暄的离职消息近日传出,本周一播出的《天下足球》里,主持台前已没有他的身影。虽然段暄未对外界明确辞职后的去向,但大家还是发现,此后他出现在一个大型电竞赛事的开幕式上。接连三年内,央视迸发一波主持人离职潮,似乎成为一个“魔咒”。本报记者日前对近些年央视主持人离职后去向进行了梳理,并采访了相关知情人士,以期还原这些名嘴离职背后的一些故事。

  □记者 丹娜 郑乔

  离职去向

  不少人走上从商从政之路

  近些年来出走的央视主持人,大众所熟知的,早期有如王志、张政等,近期则有郎永淳、张泉灵、刘建宏、赵普等,其中还不乏李咏、柴静这样的“台柱子”。仅在央视体育频道,近来就有5位主持人和解说离开。

  那么,这些央视主持人离职后的现状如何呢?经过梳理记者发现,不少人选择了从政、从商之路,也有人换个平台继续干老本行或到学校教书。

  从政:2008年离开央视的《面对面》节目主持人王志,曾担任过丽江市副市长,现任中国传媒大学校长助理;原《正大综艺》节目的主持人张政,一度是央视学历最高的主持人,现任贵州省黔西南州委书记。

  从商:2015年7月,张泉灵从央视离职,目前进入创业投资领域,与猎豹CEO傅战队合作,担任紫牛基金合伙人。

  主持:李咏2013年离职,成立了“李咏工作室”。2015年1月4日起,李咏担任北京卫视《全市你的》节目主持人,并且在多个地方卫视都有节目。邱启明2012年6月离职,目前在贵州卫视主持《最强大夫》。体育名嘴刘建宏加盟乐视体育担任高管之后,也经常会在赛事中出镜解说。

  教书:2013年12月正式从央视离职的崔永元,入职中国传媒大学任教,同时也在以个人名义进行一些纪录片的创作。而赵普目前的打算,据说也是回母校教书,包括李咏的工作关系也已转入中国传媒大学。

  ■乔一瞧

  择木而栖很正常

  近两年,央视的名嘴们似乎引领了“离职潮”。从柴静、张泉灵到刘建宏、段暄,他们原本是身处聚光灯下的媒体人士,又因“效力”的是央视这一平台,因此格外受人关注。但应该看到,“离职潮”里除了个人意愿的因素,还有外部因素不小的影响。

  现有的媒体环境下,属娱乐和体育赛事领域最为活跃。目前湖南卫视、东方卫视、浙江卫视等各大平台,每个季度都有斥巨资从国外引进、本土打造的娱乐节目,每个周末都有收视大战。相比之下,央视虽然以《正大综艺》等节目开创了中国内地娱乐节目的先河,但发扬光大的却不是他们。已举办了30多年的春晚和各种节日晚会,也已经不是央视的专利。而在体育领域,央视近年来连续在转播权“争夺战役”中落败,受众大量流失。

  黄健翔离职后的经历,或许能对当今媒体环境的变化,有一个很好的注解。德国世界杯后至今9年,黄健翔曾想过换个地方继续老本行,去过凤凰卫视,也签过CSPN。如今,他还成为了签约艺人,同时还在门户网站担任足球解说,上过《爸爸去哪儿》等真人秀,在网络上也有了自己的脱口秀栏目。与央视时期相比,现在的黄健翔不仅多金,而且身处的环境更为宽松。

  此外,刘建宏的乐视体育、申方剑的PPTV和段暄的电子竞技,不乏与央视在体育赛事资源方面较劲的能力,这是众多名嘴乐于看到的发展空间。事实上,离开央视这个目前看来最稳的“铁饭碗”,并不代表这些央视名嘴的个人前景不会好。老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各人皆为理想罢了。 郑乔

  记者调查

  看着光鲜,待遇却大有落差

  对于名嘴离职,央视一直讳莫如深。白岩松等人每次谈及此,也都表示不应过分解读这一现象,那是职场上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在外界看来,央视这样一个“铁饭碗”,先前大家挤破头都要进来,如今“走一两个正常,走了一大帮肯定有问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央视员工昨日接受记者采访,套用一句电影台词“人心散了”来回答记者的疑问。她表示,近年来地方卫视和新媒体崛起太快,台里很多员工原本根深蒂固的观念开始动摇,“以前很多年轻的员工进台里面试,从来不问薪资多少,只觉得能给一个机会进央视就非常满足了。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并不认同央视在电视媒体中有更多优势。”

  记者了解到,央视的等级制度十分严苛,层级之间待遇相差很大。据这位员工透露,央视事业编制、台聘、企聘、临时工四大等级中,以事业编制收入最好,基本能达到月入一万以上。最惨的是企聘人员和临时工,“在央视人员中所占比重过半,工资福利却有限,没有诸如高温费、交通费等补贴。”据悉,赵普在央视也只属于“企聘”,待遇一般。他曾晒出过自己的工资条,只有6000元月薪。

  此外从去年上半年起,央视开始实施全员降薪,这也成为名嘴们另谋高就的客观推动因素。刘建宏离开央视后加盟乐视体育担当首席内容官,年薪据传达到七位数。今年8月,申方剑从央视体育频道离开,年薪400万投身网络直播平台,坐进了PPTV的演播室。

  压力大,发展空间却有限

  薪资福利的不理想,当然只是一方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央视主持平时压力巨大、作息混乱,常年受抑郁症、失眠等病症困扰。名嘴们付出如此代价,受制于央视的各种条条框框,给予的发展空间却很有限。

  身处国家级媒体,所有主持人在镜头前的差错率自然会被无形放大,观众对他们的要求也更高。有央视主持人曾透露,连做梦也在背主持词。李咏也曾表示,自己每天开播之前要进行策划工作,播出时一人撑场,结束后还得召集剧组开会总结得失,十分劳累。台里还有末位淘汰制,央视近几年各个节目总体不如地方台鲜活,所以主持人的压力也显而易见。

  而作为公众人物,央视主持人比地方主持人限制更多。这位央视员工表示,按规定他们不能接商演、拍广告。“台里部分主持人去外面走场都是偷偷摸摸的,因为一旦被发现后果很严重。但为什么依然有人会去?因为出场一次可能就20万到手,可抵上他们一年收入。”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无形中也加速了名嘴们的离开。

  规则的限制,也让一些央视主持难以突破事业发展的瓶颈。有人表示,“想说的话不敢说,说出的话不愿说,轮到主持人自身可发挥的空间其实很小。”邱启明在一次访谈中就坦言央视工作体制化的现象,称其是“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大发5分PK10”。前央视体育频道主持人王涛,离职后开了自己的文化公司,他表示:“离职与降薪无关,只是觉得自己的才华被埋没了。”


更多精彩:
迪维维A酸乳膏 https://www.jianshu.com/p/6bc56d1e945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