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教育 正文

网约车新规频出管理趋于严格 “双刃剑”效应或现

   2019-11-08 10:29:21 作者: 来源:大发5分PK10

  网约车新规频出“双刃剑”效应或现

  近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城市先后发布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随后,杭州、重庆、天津等地也相继出台了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设置相应的网约车准入门槛,对于网约车的管理趋严。对此各相关方纷纷给出建议,希望地方出台网约车新政时,也要做到真正站在公众的角度考虑问题,平衡各方要素。

  网约车管理趋于严格

  2016年10月8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公布《网约车地方细则征求意见稿》,京沪深三地均拟对网约车增加轴距要求,京沪两地还拟规定网约车司机具有本地户籍,深圳拟要求司机具有本地户籍或持有居住证,广州拟规定驾驶员具初中毕业以上文化程度、驾驶车辆需是一年内的新车,这些无一不表明各地政府对网约车管理趋严。细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网约车司机要求趋严。以北京为例,网约车驾驶员须是北京户籍;男60岁、女55岁以下,申请之日前一年内无驾驶机动车发生5次以上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等,需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网约车质量要求趋严。北京市要求网约车车辆为北京市车牌,5座三厢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2.0L或1.8T、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毫米;新能源车轴距不小于2650毫米;7座乘用车排气量不小于2.0L、轴距不小于3000毫米、车长大于5100毫米;车身需要张贴网约车专用标识,安装“计价器”;缴纳营业性车辆的交强险、第三方责任险和乘客意外伤害险。

  网约车平台管理趋严。网约车平台实施许可管理,经营期为4年,到期审核合格后可延期。平台要承担承运人责任、安全生产责任和相应社会责任。价格方面,网约车实行市场调节价,必要时可实行政府指导价。

  利益相关方纷纷进言

  北京、上海等地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出台后,笔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的网约车司机和乘客,其纷纷表示,意见稿出台后网约车准入的门槛提高了,价格也日渐增长。一位乘客表示:“网约车的新规趋于严格会导致费用的增长,同时让打车的成功率明显减少,因为司机少了。”对此,部分网约车司机表示,新规对本地司机影响不大,主要限制的是外地的司机。

  对此,滴滴出行回应称,政府对网约车的规定,将导致车辆供给骤减、司机大幅减少、网约车车费翻倍、出行效率大幅降低,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数亿网约车用户和千万网约车司机。目前绝大多数滴滴平台上的车辆和司机将被迫退出,民众将重新面对“打车难”、“打车贵”的旧况。新政抬高了准入标准,是变相的数量管控。

  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也希望网约车新政不要一棒子打死,要慎重,给缓冲时间,再进一步调研。

  而易到则回应称,网约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性行业之一,在盘活存量车辆资源、满足市民多样化个性化出行需求、增加社会就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新行业的健康发展既需要政策规范,也需要给予发展空间。易到将落实网约车新政和各地实施细则,并根据各地征求意见稿的时间表,通过正常渠道向主管部门反馈有关政策意见建议,同时积极开展资质申请工作。

  而《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评论指出,新政对交通部文件有过度执行之嫌。

  网约车新政不应一棒子打死

  众所周知,网约车不仅是交通方式的一种变革,也承载着其他的社会功能,比如解决就业,促进共享经济发展,缓解交通拥堵,改善环境等等。同时网约车也因为就业门槛低,从业人员众多,对大城市管理者来说带来了人口压力。

  广州市交通委统计数据则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数据显示,在去年底限制外地专车之前,广州交通拥堵指数与同期相比大幅上升,最大增幅达到74%。高德地图数据则显示,限制外地专车之后,今年二季度,广州市的拥堵排名相比去年同期由第3名下降到第9名,拥堵指数降幅达1.9%。因此网约车新政出台,设置新的门槛是很有必要的。

  此外,对盘活市场竞争力也有裨益。据业内专家分析,从中国IT研究中心此前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滴滴专车当期占据了85.3%的市场份额,优步则以7.8%位列第二;易到以

  3.3%的市场份额排在网约车市场第三;神州则以占据2.9%的市场份额排名最后。因此此次最严的网约车意见稿出台后,之前一家独大的格局或将改变。如果该意见稿最终尘埃落定,最受伤的应该是滴滴和优步,其次是易到,对盘活市场竞争力是大有裨益的。

  看好网约车未来发展

  据了解,在北上广深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问世之后,原本形势大好的网约车未来的发展前景也变得模糊不清。

  对此,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政法教学部主任张柱庭教授表示:“现在公布的是征求意见稿,大家提意见是很正常的。这些建议会提交到决策部门。目前的一些规定还不是最后的结论,是在征求意见,只能说是一种方案。”

  此外张柱庭表示,地方的规定主要是对地方市场有一定影响,不能说一个地方的规定就能影响全国。因为每一个城市的规定是不太一样的。例如北京可能有自己的考虑,比如限制外地车数量。毕竟北京市交通委公布的拥堵指数显示,2015年6月,北京交通拥堵指数同比上升31.5%,这一时间段与滴滴快车在北京出现的时间相吻合,同时,今年4月到8月,外牌车进京数量平均每月也增加了15万辆,这些车辆进京从事网约车运营的比例较高。换言之,网约车的出现不仅没有缓解北京的交通拥堵,反而让现实情况更糟。

  至于对司机数量的影响,张柱庭认为,“我觉得不能那么简单地说影响司机供给,因为要看原来把网约车真正作为巡游出租车那样频度使用的有多少。大家经常谈及的数字实际上是在网上注册的车辆,这个数字其实包含了很大一部分私家车,这块应该单独划出去。现在要考虑的是那些活跃度高的网约车数量,再来对比新政实施后的数量,才有可比性。”

  因此网约车的新政和改革发展未来是值得看好的。而新规改革也势必会如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说的那样:“这次改革我们根本的目的是人民群众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方便不方便,这是我们评价的标准。”文/董亚雪
更多精彩:
扑克之星中文版下载 https://www.pokerstarsfun.com/

分享到: